您的位置: 内江资讯网 > 星座

焚天战神 18.第18章 神秘人物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8:12

焚天战神 18.第18章 神秘人物

突然间,神纹光华大作,发出一声震撼人心的嗡吟,直接是摧枯拉朽般的摧毁了灵药精华的防线。

在萧羽略微的愕然间,神纹与灵药精华皆消,只有一小堆粉末,如下雪一般,洒落了下来。

见状,他回过神来,拿起一个小木盒,将这些粉末迅速装好,并且密封。

“这……难道是疗伤散?”

看着手掌上残留的一些粉末,萧羽眼眸内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虽然说他确实是有些自负,但是,他却不自大,至少,这第一次尝试凝丹,以当时的情况来看,成功的几率,几乎是零,他之所以那般的拼命,其实就是为了多些经验而已。

而在方才那一瞬间,神纹上莫名其妙地便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才导致原本的失败,变成了成功。

之所以会有‘散’的存在,其实说白了,就是炼丹者,在无法准确的控制神纹力道的时候,压碎了成丹,才变成了‘散’。换句话说,‘散’,其实是残次品,废渣。

只是,这残次品的药性,却是比‘露’要好上几倍,所以,在市面上,每一份疗伤散的价格,都在一百枚金币以上!

而这一次的成功,却不仅仅只是给萧羽添加了财富,更重要的是让他弄懂了,怎么样才能够炼制出真正的‘丹药’来。

在‘露’凝聚成‘丹’的过程中,若是失败,那只能说明,这炼制者的精神力不足,导致神纹威力不够,无法使‘露’凝实成‘丹’。

而若是在精神力足够的情况下,无法成丹,那就是说明,该炼制者对力道的控制度不够,才导致‘丹’碎裂成‘散’。

所以,市面上,疗伤露,都是年轻的神纹师炼制的。而疗伤散,都是老一辈的神纹师炼制的。至于能够炼制出‘丹药’的人,那都被称为,大师!

这经验,太过难得,也使得以后萧羽的炼丹路上,要少走很多的弯路。

这不是用财富能够衡量的。

“真可惜啊。”

找寻了一番,都没有找到神纹威能突然增加的原因,萧羽只能叹息作罢。

以他对精神力的控制能力,只要精神力足够,他有信心,成丹的几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更高!

不过,他却也明白了,自己现在有些操之过急了,在精神力没有得到进一步提升的时候,他决定,不会在尝试凝丹。

“该出去购买材料了。”

到今日,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萧羽也将那十份材料,变成了十二瓶疗伤露,和一份疗伤散。

而在这炼制期间,他也发现,另外一条快速提升精神力的办法。

将精神力抽干,再填满,比一直积累不释放,要快速的多,而在这抽干精神力期间,还能够利用精神力制造财富,这何乐而不为呢?

要够买材料,那得先将这些东西先卖出去。

而无论是萧羽,或者是让柳卿拿出去卖,都会引来王家的怀疑,指不定还会引得王家狗急跳墙,到时候,那可是灭顶之灾。

在自己没有自保能力之前,萧羽自然不会做那种逼着别人来杀自己的蠢事。

所以,在出去之前,他带了一个斗笠,特地还翻出了他那酒鬼老爹不知道多少年前穿过的一件长衫。

“这衣服,不错嘛。”

这件灰色的长衫,丝质柔软,很是滑爽,穿上后,极为舒适,看着镜前的翩翩美少男,萧羽眼眸内闪过一抹奇怪的光芒。

这种华而不丽的服饰,可不是一个烂酒鬼穿得起的。看来,他那满脸忧愁,只知道将自己灌醉的老爹,还隐藏了不少事情。

不过现在,萧羽却没有考虑太多,在清晨,天才蒙蒙亮的时候,他便从后门溜了出去。

他可不相信,王家没有派人来监视自己,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

虽然还是清晨,但是,聚宝阁却早早的就打开了大门。

在门口两个护卫还在打哈欠的时候,一道灰色的身影从他们身边走过,进入到聚宝阁之内。

“请问,您需要买什么?”

一位大约二十左右,身姿秀美的侍女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就迎了上来,只是略微的扫了一眼这带着斗笠的神秘人身上的衣饰一眼,她的态度,便变得更为尊敬。

她曾有幸去过王都,也见到身穿这种布料的人,那无一不是王都的大人物,而眼前这位,有可能便是那些大人物当中的某一个。

“我想要卖些东西,也要买些东西。”

透过斗笠前的布帘,萧羽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带着一脸敬畏的侍女一眼,随后,有些苍老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变声,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小儿科了。

“您请跟我来。”

侍女将他引进一个包间,沏上茶后,才是说道,“您请稍等,我这就去叫管事。”

“去吧。”

萧羽随意的摆了摆手,端起桌前的一杯茶,便缓缓的品了起来。

大人物?

他根本不需要装,因为他前世本来就是!

没到半盏茶的时间,聚宝阁的最资深的一位老管事,便匆匆的赶了过来。

看他那额角上的汗迹,便能知道他赶的有多急。显然是听到那侍女的描述,生怕是怠慢了这位大人物。

“让大人久等了。”

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灰衣人,老管事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连坐都不敢坐,“请问大人,需要卖的是什么,想要买的又是什么呢?”

这种人物出手,肯定不简单

焚天战神  18.第18章 神秘人物

,绝对是大单子啊!

除此之外,这种人身后的权势才是最可怕的,根本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就这些东西,你先看看。”

萧羽衣袖一甩,那十二个瓶子与一个木盒,在他刻意用精神力的控制下,稳稳当当,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他身前的桌面上。

“是。”

见得他这一手之后,老管事更是心中一颤。

眼前这位大人物看来还是一位神纹师啊!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在哪个区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在哪块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地方在哪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是哪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