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江资讯网 > 时尚

数字电视国标进程生疑

发布时间:2019-10-08 23:35:58

目前离2008年北京奥运只有短短一年时间,时间已经极其紧迫,数字电视地面标准的按时实施势在必行,这需要产业链上下游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如果继续拖下去,2008年北京奥运全面实现数字化广播的计划或许会化为泡影 距离强制执行期只有短短的20多天了,原本看似平稳的数字电视地面标准进程却陡生变数。 围绕着广电总局网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邹峰“标准是否能在8月1日正式实施暂时还不好确定”的发言,业内对数字电视地面国标能否按时实施的话题正展开着激烈的辩论。 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2007年8月1日起强制执行国家标准, 2008年北京奥运实现数字化广播——这是一张早已定下的数字电视地面标准“路线图”。在8月1日大限那天,数字电视地面标准这场已经持续了将近8年的悬疑剧将会画上一个句号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漫长的标准之争 提起数字电视,不少业内资深的专家都还记得在国庆50周年大典上的那次高清数字电视试播。但是快8年过去了,地面数字电视的普及进程却依然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拖了那么久,我觉得挺对不起大家的。” 清华大学数字电视传输技术研发中心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佑寿为迟到了数年之久的国标芯片道歉道。 但事实上,导致数字电视地面标准难产的并不完全是技术上的原因。 据资深人士介绍,早在1996年,高清晰度数字电视技术(HDTV)就被列入了原国家科委八五科技攻关项目,并为此成立了数字高清晰度电视总体组,担任组长的是现任上海交大副校长的张文军教授。 仅仅两个月之后,清华大学也提出了自己的地面数字电视广播传输系统——DMB-T,并成立了由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微波与数字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美国凌讯公司和广科院组成的清华大学数字电视传输技术研发中心,加入了标准方案竞标,就此拉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标准之争的序幕。 在此后短短一年左右时间内,电子科技大学、广科院等单位也先后提出了自己的方案,竞标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的方案最终上升到了5个,局势开始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就在几个方案胶着之际,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2年的一次评估让清华方案脱颖而出。这次评估结果中认为,清华方案是惟一一个由自主技术发明组成的,不同于国外的方案。而在这次评估以后,5大标准的混战渐渐演变成了清华DMB-T方案和上海交大ADTB-T方案之争。 “当时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愿退出,于是发改委就委托工程院对两个标准进行评估,但是评估结果也是认为两个标准各有优劣,发改委最终只得组织了一个技术组,对双方的方案进行融合。”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 富有戏剧性的是,就在清华和上海交大标准融合的过程中,广科院又带着一个新的timi方案杀了回来,本已明朗的局势一下子又模糊了起来。 几度推迟之后,在2006年8月30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网站上的一份公告终于为这次标准之争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在这份公告中,GB 20600-2006的《数字电视地面广播传输系统帧结构、信道编码和调制》被正式批准成为强制性国家标准,并于2007年8月1日起强制实施。这份方案融合了清华的DMB-T方案和上海交大ADTB-T方案,而广科院的timi方案则基本宣告出局。厂商突进 “由于国标是清华大学的DMB-T和上海交大的ADTB-T的融合标准,而两种标准又分别采用了单载波和多载波技术,所以在实施过程中的难度很大。” 对于该融合标准,邹峰质疑道。 事实上从国标诞生的第一天起,类似的质疑就始终不绝于耳,甚至早有业内专家向记者断言,今年8月1日前不会诞生符合国标的融合芯片。 “清华和上海交大的两个方案差的太多了,将这样两个标准强行融合在一起不仅增加了成本,对于系统稳定性的要求也直线上升。”他向记者分析道。 面对这样的现状,发改委也坐不住了。在6月4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信息产业部、广电总局等部委在北京举行了数字电视地面传输协调会,以解决“融合标准”没有硬件(芯片、接收发射设备)支持的困境。 在外界巨大的压力下,清华标准的代表方凌讯科技于6月6日向媒体宣称其已经生产出了融合芯片,并将不久发布。上海交大的代表方上海高清数字总裁助理王尧也称,他们的融合芯片于7月推出。 在6月22日,以清华大学为首的十余厂商联合召开了“地面数字电视国标产业化推广发布会”。在这次发布会上,凌讯科技展示了其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国标多载波模式芯片LGS-8g13A1.全面展示了从芯片到发射机、接收机、机顶盒等一系列地面数字电视国标产品,通过这次发布会,清华大学和凌讯科技试图证实地面数字电视国标将如期实施。“我们是万事俱备,只等开播。”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身为清华大学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的吴佑寿将这句话重覆了3遍。 尚存变数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凌讯科技已经成功推出了其国标芯片,而上海高清方面也宣称7月份推出自己的全国标芯片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要从8月1日起强制执行国家标准还存在着诸多变数。“已经建成的欧洲标准的基站怎么处理?”从国标发布的第一天起,这个问题就备受关注,但是截至近日,尚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据了解,目前在上海和北京等不少地区都存在着实验用的欧标基站,在8月1日国家强制标准实施后,这些基站又该何去何从? 日前,北京某媒体刊出了一条名为《数字电视国标8月实施无悬念 北京拆除欧标基站》的消息。该报道中引用凌讯科技副总裁董弘的话表示“北京有四个投资在千万元以上的基站和近万台接收终端面临推倒重建” 引起了数字电视产业人士高度关注。但凌讯科技方面却立刻发表了一条紧急声明,否认曾作过这样的表态。 “我绝对没有说过类似‘推倒’、‘重建’这样的话。” 董弘在电话中向《财经时报》表示。 除了对欧标基站的处理方法尚存疑问之外,邹峰对融合标准在技术上存在问题的说法也并非没有道理。 邹峰认为,目前主要的问题就出在国标目前总共定义了多达330种模式。他认为,实际使用只需要3到5种模式即可。 而广电的检测部门也已经明确认为原先确立的330种模式在实际过程中只需要3到5种,但由于原先只是确定了国标330种模式的范围,并没有进一步对模式的组合方式进行限定。 究竟是只需要选择这330种的任何几种就算是符合国标?还是必须支持330种模式中限定的几种模式才能符合国标?还是330种模式都必须符合才是国标?目前,相关政府部门对国标的测试规范还没有出台。 因此,在模式选择上,上海高清和凌讯都倾向于选择自己在单载波或多载波占优势的选项上,并纷纷向运营商推荐倾向自己占优势的单载波或多载波的方案。这就是邹峰在第三届所称上海交大和清华大学采用的不一样技术,实际上没有真正融合的真正原因所在了。

龙岩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襄樊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东营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龙岩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襄樊整形美容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